小布网-国内最大的自媒体平台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

张云雷事件持续发酵,以往取向错误的"幽默"被一一扒出

最近热搜榜上面经常可以看到张云雷,大家都知道5月12日,正值汶川大地震11周年,一段出自德云社演员张云雷和其搭档杨九郎去年12月31日在青岛跨年表演的节目《大上寿》,以地震为逗梗的相声视频,在网上流传开来。“大姐嫁唐山,二姐嫁汶川,三姐嫁玉树,我仨姐姐多有造化啊。”

张云雷

不适宜的玩笑迅速引起公众谴责,事件持续发酵,有关张云雷更多价值取向错误的“幽默”被一一扒出,如张云雷在过往相声“砸挂”中涉及对慰安妇的调侃,如“杨九郎去部队慰安去了”,“我上部队,我慰安去”。事件开始波及到整个德云社,郭德纲被扒出早期把革命烈士董存瑞编成了段子。

当日,中国反邪教官微发表评论:“‘学艺先学德,做戏先做人’是梨园古训。古人尚且如此,今人更当自觉担当、严于律己!”紫光阁随后转发称:“文艺工作者作为公众人物,艺德应当是其构筑艺术生命的重要底色。对文艺工作者而言,急功近利不可取,厚积薄发才是正途;艺术素质要磨砺,艺术品德更要打磨。”作为中央国家机关工委主管的党刊对此发声,某种程度上表明了官方态度,定性了事件的严重程度。此前紫光阁曾连发三条微博批评PGOne,官方盖章似乎已成一个艺人“彻底凉”的标配前奏。

5月13日凌晨,张云雷在自己的微博@小辫儿张云雷上对社会大众、德云社、地震灾区同胞致歉。表示“今后一定努力加强自身‘艺德’建设,提高自律意识,做到‘德’在‘艺’前。”当日,央视网也对此发表了评论“娱乐应有底线 国难怎能调侃”,并置顶了一篇名为《与其“棒杀”,不如以德化之》的文章,指出艺人明星当“谨言慎行、恪守底线、从艺万年长”,对大众及粉丝而言“底线的价值共识仍有巨大的社会力量”。

当日,网络曝料称张云雷所有活动暂停,大麦网将张云雷搭档杨九郎出演,原定于6月16日的北展专场演出全部下架。北展剧场工作人员回应称并未收到通知。大麦网客服针对“暂不可售”页面状态回应称:“演出票已经售罄,所以活动信息不显示了。”

今年可谓是德云社的水逆之年。继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及其家人陷入水滴筹众筹百万“诈捐”疑云之后,德云社“门面担当、顶流一哥”张云雷又因一个不合时宜的“包袱”踩雷,成为众矢之的。

随着德云社估值15亿以上,掌门人郭德纲出道20年,年收入增长一万倍破三千万,连续九年入选福布斯名人榜,德云社的商业帝国版图涉及商演、影视、综艺、电商、创投基金、餐饮等诸多领域,旗下400多名演员走向娱乐化流量化道路,而艺人经纪管理并未相应地体系化,仍为江湖草莽气息浓厚的“一言堂”、等级森严的传统班主制,价值观意识薄弱,这些问题或将为德云社的发展埋下更多隐患。

德云社失“德”,娱乐化反噬:

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

目前,德云社在国内共有八处剧场,包括在北京的天桥、广德楼、湖广、三庆、三里屯五家剧场,以及黑龙江、吉林、南京三家剧场,在国外开设了墨尔本分社。

德云社虽未上市,但从一家与其关系密切、登陆新三板的公司财报中,略可窥得其商演利润一二:这家前身是“北京佩克国际广告有限公司”的公司,于2017年整体变更为“环宇兄弟国际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”并挂牌新三板,郭德纲的妻子王惠是其第二大股东,德云社商演票房收入占其营收七成以上。

前不久,环宇兄弟公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,公司去年实现营收4302.77万元,同比增长103.55%,净利润为368.49万元,同比增长61.86%,营收翻了一番,但不算非常惊人的数字。

不过,郭德纲、岳云鹏、于谦、张云雷、郭麒麟等在电视台、视频网站、抖音、微博等媒体平台的加持下,知名度直逼一线艺人,微博粉丝量级达到几百万到几千万之间,其个人IP与德云社整体品牌产生的商业价值似乎要比剧场演出大得多。与其说是梨园里的“角儿”,毋宁说是新型偶像艺人。

张云雷

擅长营销的德云社是融媒体泛娱乐时代,迅速扩张收割流量红利的受益者,同时也是受害者。2004年,郭德纲首次尝试与电台合作,并在此后尝试与电视媒体合作,登上央视春晚舞台,并携手江苏卫视和天津卫视,与孟非联手主持《非常了得》,并主持个人脱口秀和访谈节目《郭的秀》《今夜有戏》。

2012年,郭德纲携手爱奇艺推出个人访谈节目《以德服人》,2016年德云社与优酷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2017年在爱奇艺推出《坑王驾到》。在抖音上,截至目前#德云社#话题有69.9亿播放量。这些举措都迅速提升了德云社知名度,使其稳坐“相声圈第一天团”宝座,但同时埋下了过度娱乐化的地雷。

相比开心麻花,“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”的德云社无疑降低了营收风险,德云女孩也正式攻陷德云社,成为其娱乐化流量化的重要助推力量。在豆瓣上,郭德纲相关影视条目共有111个,其中仅今年参与的综艺节目就包括《欢乐喜剧人》第五季、《能耐大了》第一二季、《大叔小馆》等。最近上映的黑马之作《老师·好》由于谦监制并主演,最终票房落在3.52亿。

此前张云雷的粉丝们自称“二奶奶”手持荧光棒为他打Call,在他录制快本时为他送上金条、爱马仕大衣等应援礼物,在他发行首支单曲时22天集资66万,私生饭打包出售其个人信息……饭圈文化不仅简单粗暴地颠覆了相声圈既有规则,部分“一粉抵十黑”的粉丝更在张云雷“踩雷”之际雪上加霜:在张云雷道歉时,超话里一片痛哭之声“对不起哥哥,终究没有保护好你”,更有“邪教粉”认为“后悔当时捐钱,灾区人民戾气太重了”,败光路人好感,更可能将张云雷拖向演艺事业停摆难以复出的深渊。

全方位拥抱娱乐化商业化的德云社,终究被过度娱乐化带来的低俗化所反噬:一般艺人人设通常经过团队精心设计,公众发言慎之又慎。在偶像运营策略迅速扩张之际,德云社艺人管理运营等艺人经纪相关业务、危机公关应对等并没有跟上,师徒制代代相传,辈分等级制度森严,仍是传统江湖草莽气息的班主制,对公共言论中的价值观底线缺乏敏感。相应的时事政治觉悟也有待提高,在建国七十周年之际,国家对言论道德底线的重视尤为空前。

张云雷

这并不是艺人艺德第一次引起争议。去年鹿晗因个人原因,被节目组导演怒批“没有艺德的艺人,到底能走多远,我们拭目以待。”吴谨言失约采访,被中国电影报道置顶批评“从艺路上任重道远,德为先。”而涉及国家民族大义,稍有不慎即会葬送演艺生涯,如斗鱼一姐陈一发儿被挖出此前调侃抗战屠杀被彻底封杀。

众多案例在前,是否“失德”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,德云社的危险时刻已至。郭德纲常说:“江山父老能容我,不使人间造孽钱。” 姜昆认为:所谓艺德,是指“戏品”和“人品”,“台上演戏,台下做人”。

偶像化能复兴小众行业、

传统文化吗?

在粉丝看来,对张云雷等非传统偶像的迷恋“始于颜值,忠于才华”,而深入剖析行业影响,新兴平台催生非传统新型偶像艺人诞生,而这些非典型艺人又反哺了小众行业与传统文化。例如张云雷因一曲《探清水河》在抖音上爆红,越来越多的饭圈女孩涌入,促使相声市场年轻化,又如一档《声入人心》捧红了郑云龙与阿云嘎,并进而推动了音乐剧行业复苏。

偶像艺人或许是对95后00后实质影响最大的意见领袖。曾有人戏言“易烊千玺拯救了严肃文学”——四字弟弟在ins和微博上晒出班宇(坦克手贝吉塔)的短篇小说集《冬泳》,以及余华的小说《活着》,这两本书的销量直线上升,后者至今仍有“易烊千玺推荐”字样。

而另一方面,随着现象级偶像节目诞生,2018年成为偶像元年,众多经纪公司入局,批量化制造练习生,偶像市场也日渐同质化,《创造营2019》和《青春有你》中都出现了模仿蔡徐坤的选手。在此背景下,寻求更有个人辨识度、新鲜感、有专业实力的流量偶像成为了当务之急。张云雷们的流量化偶像化,既是主观使然,也是客观使然。不过,这也是一把双刃剑,使用得当能够扩大传统文化影响力,使用不当则会对传统文化造成负面影响。

在票友们看来,对相声一知半解的饭圈女孩入侵,破坏了既有规则和氛围,伤害了相声艺术。而在粉丝们看来,张云雷对复兴相声文化,扩大年轻市场市场功不可没。“因为张云雷,我们去听程派,听评剧,我们开始学北京小曲,开始了解京韵大鼓的前世今生,我们知道刘派白派的区别,我们知道莲花落的发展过程,知道了河南坠子河北梆子,郭老师把人拉回剧场,张云雷把年轻人拉回这些艺术瑰宝。”

类似地,郑云龙对于音乐剧市场的提振和颠覆作用也很快地显现出来。他主演的音乐剧《谋杀歌谣》1月场原本最高价格为260元,到3月已经升到了演唱会级别的880元,开售即秒售罄。此外,今年的艺考中,上海音乐学院数据显示,报考人数再创纪录,报名人数达2908人(3526人次),同比增长16.88%和21.84%,其中音乐戏剧系报考人数增长46%。

对这类艺人来说,随着商业代言推广纷至杳来,是着眼于自身商业价值“赚快钱”、还是能不为名利诱惑提升自身艺术造诣,也是他们不得不做出的选择。另外,如何不误用公众影响力,对年轻一代带来正确的价值观引导,也是他们必将面对的考验。

而眼下,张云雷就面临着演艺生涯最严峻的考验危机。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。张云雷和德云社能够以此为鉴,重整旗鼓吗?——一切需要时间检验。

 

  • 上一篇:《极限挑战》最新一期,迪丽热巴加盟捡垃圾女汉子形象一览无余
  • 下一篇:杨幂霍建华再次搭档热播电视剧《筑梦情缘》,又甜又虐好揪心

    商务合作

    • 微信公众号
    • QQ交流1群
    • 手机版访问
    站内信 官方群 客服 二维码 返回顶部
    关闭
   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