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布网,一个属于自媒体创作者的平台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

乐队的夏天火了,摇滚向综艺妥协: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可坚持的

这个夏天,《乐队的夏天》火了。但同时也引发了很多成年人的无奈:当年谁也不服的摇滚居然跟综艺妥协了,他们还是跟流量为王的世界低头了。连不羁的摇滚都可以跟最讨厌的东西妥协,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可以坚持的?他们问。

说到这里,我想起了中国摇滚鼻祖崔健。1986年,北京工体,崔健穿着旧褂子,背着吉他,以一首《一无所有》炸出了中国摇滚乐,唤醒了所有人的自我。

从那以后,以崔健为首的摇滚人大声呐喊不要向世俗低头,不要向生活屈服,勇敢做自己。

一下子,摇滚在中国彻底火了。崔健全球巡回演出,一票难求,美国记者追着采访;魔岩三杰杀到香港红馆,香港四大天王和天后在台下激动捧场。

可是短短30年,摇滚没落了,崔健频繁出现在各大综艺,大家失望透顶:连崔健都向世俗低头了,我们还要挣扎吗?

于是,很多人向崔健说了那句经典的鸡汤:“你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”。

乐队的夏天

我们想问,在这个资本时代,摇滚与综艺结合,真的是在跟现实妥协吗?在经历世事变迁的人看来,这不是一次妥协,这是求变,顺应潮流的改变。摇滚要让更多人看见,摇滚人要活下来,需要跟这个世界合作。为了摇滚而摇滚,为了叛逆而叛逆,这不是真正的摇滚精神。

面对大家的质疑,崔健在知乎回答:摇滚精神是人的精神,不用强调摇滚这两个字。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是不是你自己。要做你自己,你首先得活下来,然后才能发出最真实的人文精神,而不是拧巴地怨天怨地怨社会。

摇滚圈的这个举动,像极了一个在社会磕磕碰碰的成年人,看清现实后,做出了改变。

那这个改变,真像旁人所说的:“你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”吗?

这句话,对努力活下来的成年人真的公平吗?这句话,一旦承认,成年人就认怂了吗?

首先,不以背后经历和机遇,就去审判成年人活成讨厌的人,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审视。其次,认怂,分两种,一是对现实认怂,二是对自己认怂。有些成年人一想到要认怂,就会崩溃。他们觉得认怂就是失败,就是背叛自我,必须像少年一样不顾一切。

其实,对现实认怂,不是懦弱和妥协,只是分清了现实和童话,明白世界不是围着你一个人转。对自己认怂,是彻底放弃自我,没有原则底线。

成年人的成熟,可以对现实认怂,但从不对自己认怂,对现实的认怂只是为了保护那个真实而骄傲的自我。在乐队的夏天,中年乐队“刺猬乐队”的《火车驶向云外,梦安魂于九霄》,唱哭了很多不懂摇滚的成年人。歌的前半段,唱出了成年人被现实碾碎的心酸:“我那些残梦 灵异九霄;徒忙漫奋斗 满目沧愁。”他们并不是在无病呻吟。

主唱子健,30多岁,白天当程序员,深夜写歌排练,工资在北京活不下去,专辑也卖不出去,是别人口中的“一事无成”。鼓手石璐,30多岁,单亲妈妈,每天背着几十斤重的装备,带着宝宝,在多个乐队兼职打鼓,是别人口中的“没事瞎折腾”。

乐队的夏天

为了活下去,他们接受现实,接受社会规则,没有了年轻时的不顾一切和怼天怼地:“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。”

为了养家糊口,他们对生活服了,但是他们对自己不服:“看脚下一片黑暗 望头顶星光璀璨。”

批判他们的人,根本不管他们经历了什么,只知道摇滚就是不能出现在综艺里,就判定他们成了曾经最讨厌的人,是怂人;对,他们确实参加自己曾经最不屑的综艺节目,但那又怎样?他们扛下了生活重担,还坚持了自己的梦想,不可耻更不怂。努力解决生活的一地鸡毛,他们仍然在台上意气风发,眼里带光,斗志昂扬,这种态度反而唤醒了成年人的激情!对于感同身受的成年人,只看到他们被生活碾压后还保留的意气风发。这种意气风发,是中年人劫后余生后独有的力量!

年轻时,我们之所以能不顾一切,怼天怼地,那是我们没有包袱,有人在后面护着。一旦踏入社会,浑身长满刺的少年,必须要摘掉部分刺,才能解决柴米油盐,守护好该守护的人。这群人并没有变成曾经讨厌的人,反而更有力量,更接地气。

除了同龄人,少年也经常对中年人说出:我不想变成那个讨厌的大人。就像儿女对爸妈说:我不想变得像你们一样。父母得多扎心啊。

青春期的少年们不知道,多年来,爸妈究竟在残酷社会的摸爬滚打中经历了什么。在网上,看过一段描写青春的话,我觉得特别贴切:“青春期比较好玩的地方在于,有点像坐车穿过一条很长很暗的隧道。车上很挤,坐满了同龄人,趁着别人瞧不见干了许多蠢事。然后来到了隧道出口,光明接近,你我开始正襟危坐假装什么也没发生。但还是有一些事实确凿地改变了。你看你脸上挂彩,他手腕上缠着一条失败恋情留下来的黄色丝巾。”

在没有竞争的隧道里,你可以随心所欲,一心追求那个不讨厌的大人世界,不世故,干净不妥协,这没错。一旦出了隧道,走向社会,现实的鸡零狗碎,职场的尔虞我诈,家庭的一地鸡毛,通通向你砸过来时,你不得不在理想和现实里做个权衡,不然你只能一直遍体鳞伤。而有了想守护的人后,成年人连这个权衡都做不了。

在韩剧 《请回答1988》 里,宝拉参加示威活动,一心想改变社会。警察找上门来,要抓她。妈妈立马跪在警察面前,哭着证明女儿是首尔大学的高材生,绝对不可能去示威。“你知道我女儿是什么样的人吗?在这一片是学习最好的,甩开有钱人家的孩子,她一直是第一。”

“她小时候的梦想是检察官、律师、法官,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学费,自己做主和老师说,改了志愿。“妈妈下跪说出这些很俗很丢脸的话,宝拉觉得妈妈很没自尊心,很怂,很狼狈。作为一个雄心壮志的大学生,她觉得很丢脸,妈妈弱爆了,很讨厌。她宁愿直接跟警察自首,也不想接受妈妈的帮助。“偶尔觉得妈妈很丢人,妈妈为什么连起码的脸面和自尊心都没有呢?我都觉得上火。”直到工作多年后,看清了社会的规则和残酷,宝拉才明白,自己的行为有多伤妈妈的心,有多自以为是:“比起她自己,妈妈更想守护的,那就是我。但当时我不知道,人真正变强大,不是因为守护着自尊心,而是抛开自尊心的时候。所以妈妈很强大。”谁都不想成为讨厌的大人,但一旦有了守护,有了软肋,大人们宁愿卸下自我,也要护爱人一世周全。不以年龄和阅历,就去审判大人活成讨厌的人,都是幼稚的话。

  • 上一篇:中餐厅第三季开播,秦海璐和黄晓明起“争执”,杨紫手意外受伤
  • 下一篇:《非诚勿扰》的女嘉宾真实身份曝光,不是情侣就是结过婚的
  • 猜你喜欢


    商务合作

    • 微信公众号
    • QQ交流1群
    • 手机版访问
    站内信 官方群 客服 二维码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