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布网-国内最大的自媒体平台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杂谈 >

获得平安与快乐的第一个法则:选择正确的思想!

创世纪中,上天赐予人类统治大地的权力,这是一份伟大的赐予,我却对这种伟大的权力没有什么兴趣。我只希望能统治我自己——控制自己的想法,克服自己的恐惧,控制我的心智与精神。

人生的平安与喜乐,不是因为我们身在何处,或在做什么,或我们是谁,完全只是由我们的心境所定。

几年前,我曾读到过詹姆斯·艾伦所著的《思想的力量》一书,这本书对我的人生有着深远的影响。书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如果改变对事与人的看法,事与人就对他发生改变……如果一个人的想法有激烈的改变,他会惊讶地发现生活中,自己的状况也有急速的变化。人的内心都有一份神奇的力量,那就是自我……所有的人都是自己思想的产物……人提升了自己的思想,才能上进、克服并完成某些事:拒绝提升思想的人只能停留在悲惨的深渊中。”

几年前,有人问我:“你一生中令你感受最深的是什么?”这很容易回答。

迄今为止,令我感受最深的是——人的思想的重要性。如果我了解你的思想,我当然就了解你这个人。我们的思想造就了我们这个人:我们的态度决定了我们的命运。

我现在百分百确信,我们所需面对的最大问题——事实上,几乎也是我们所需面对的唯一问题就是——选择正确的思想。如果我们能够做到,就已经走上解决问题的捷径。

马卡斯·奥理欧斯,不但是统治罗马的皇帝,同时也是一位伟大的哲学家,他只用了一句话就涵盖了人生——这也是决定人类命运的一句话——“思想决定一生”。

诺曼·皮埃尔说:“你所认识的,并做真正的你;反倒是你怎么想,你就是什么样的人。”如果思想是快乐的,我们当然就是快乐的:如果想得凄惨,我们就会凄惨:有恐惧的想法,就会产生恐俱:病态的思想真的会令人生病:想到的如果是失败,我们就注定会失败:如果总是自怜,人人都将唯恐避之不及。

获得平安与快乐的第一个法则:选择正确的思想!

不要认为我是在宣扬天真的乐观主义,人生还不至于那么单纯。我只是提倡以积极的态度代替消极。换句话说,我们应该关心自己的问题,而非只是忧虑。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差别吗?每次我走在纽约街道汹涌的人流中,我都很注意安全,但并不担忧。人生同样如此,关键是要认清问题,并冷静地采取步骤处理它:而忧虑只是慌乱地兜圈子。

眼前的挫折并不妨碍你仍然昂首阔步,正常度日。劳维尔·托姆斯就是这样。我很荣幸认识他并推荐过他的影片。他与助手们起码到过六处战场拍摄纪实片,其中包括艾伦比征服圣地的影片。他以“巴勒斯坦的艾伦比与阿拉伯的劳伦斯”为主题的演讲,在伦敦及世界各地都引起了轰动。伦敦的歌剧旺季因他而延后6周,好让他继续在皇家歌剧院娓娓叙述他惊心动魄的故事并展示影片。之后,他又携影片在世界各国连连掀起一场场轰动。后来,他又花了一年的时间在印度与阿富汗拍摄纪录片。但这时不幸的事却接踵而来,最不可能的事发生了:他在伦敦宣告破产,当时我跟他在一起,我记得我们只能在一起吃顿便宜的晚餐——如果不是托姆斯去向一位朋友借了点钱,我们连那一顿饭也吃不起。我想说的是:劳维尔·托姆斯在巨大的债务与挫折下,也只是关心他自己的问题,而并非真正的忧虑。他知道如果被击倒,对任何人他都将一文不值,包括他的债权人在内。每天早晨出门前,他一定会提醒自己抬头挺胸。他积极,有勇气,拒绝被挫折击倒。对他来说,挫折是人生的一部分!如果你要达到成功的巅峰,这将是一种有意义的磨炼。

关于心理状况对我们的生理能力的影响,英国著名心理学家弗莱德做过一次有关的实验,他后来对我说:“我请来三个人,对他们测试心理对生理的影响,我们用测力计来测量。”

他请他们双手用力握住测力计,在3种不同的情况下做以对比。在正常清醒的状况下,他们平均抓力为101磅。当他们被催眠,并告诉他们都很虚弱时,就只有29磅的抓力了——只有正常体力的1/3(3人中有一个是拳击冠军,在催眠中告知他现在很虚弱后,他便觉得自己的手臂很瘦弱,像婴儿一样)。

第二次催眠后,他告诉他们,他们都非常强壮。这时他们的平均抓力可达142磅。也就是说,当他们心中充满积极有力的思想时,每人平均都提升了近百分之50%的体力。

心理的力量真是不容忽视。举个例子来说,因为思想的力量而改变的奇妙事件,就发生在我的一个学员身上。他精神崩溃过,原因就是忧虑。

这个学员告诉我:“我担心每一件事,我担心自己太瘦,担心自己掉头发,担心永远没钱成家,我想我当不了一位好父亲,我怕失去我想娶的女友,我担心过得不够好,我担心别人对我的印象。我内心深处的压力不断地在增加,像个没有安全阀的压力锅。最后,当压力大到我再也无法承受时,终于爆发了。如果你精神崩溃过……不过希望你永远没有过,任何生理上的病痛都不能与心理上的痛苦相提并论。”

“我当时的情况极为严重,甚至与家人都无法正常交流。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,我的内心充满了恐惧,一点小小的声音都会令我惊跳起来。我逃避所有的人,无缘无故的,我就可以号啕大哭一场。”

“对于我来说,每一天都是煎熬,我觉得所有的人都遗弃了我——甚至包括上帝,我很想投河了此余生。”

“后来我决定到佛罗里达,希望换个环境会有所帮助。我下火车时,我父亲交给我一封信,告诉我到了那里才能打开来看。我到佛罗里达时正是旅游观光的旺季,由于定不到房间,我就租了车房。我到迈阿密去找工作,但没找到。于是我就整天在海滩上消磨时间,但感觉比在家里的时候还惨。”

“我打开信封想看看父亲说些什么。纸条上写着:‘孩子,你已离家一千五百里,不过并没有什么改变,对吗?我知道,因为你把你的烦恼也带去了,那烦恼就是你自己。你的身心都很健康,打败你的不是你所遭遇的各种事情,而是你对这些事情的想法。一个人的想法将决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。当你想通了这一点,孩子,就回家来吧!因为你必已康复。’”

“父亲的这封信把我惹火了,我不想得到任何指示。我气得当时就决定绝不再回家。当天晚上我在迈阿密街头游荡时,经过一座教堂,里面正在做弥撒。反正无处可去,我就进去了,正听到有人念道:‘战胜自己的心灵比攻占一个城市还要伟大。’”

我坐在天主的圣殿里,听着跟我父亲信上所写的同样的道理,这些力量终于扫除了我心中的许多困扰。这一生我第一次神清气爽。我发现自己愚不可及,认清自己后,使我吃了一惊,原来我一直想改变整个世界及其中的每一个人——其实,唯一需要改变的只是我的想法罢了:

“第二天一早,我就收拾行李,打道回府了。一周后,我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上。四个月后,我娶了那位我一直怕会失去的女友。现在我们已经是有着五个孩子的快乐家庭。在物质与精神两方面,我都受到眷顾。精神状况不佳的那段时间,我担任晚班工头,是个只有18个人的小部门。现在,我在卡通公司任主管,辖下有50多位员工。人生越来越富足。我知道自己已掌握人生的真谛。即使有时会有一些不安的情绪,我会告诉又该自我调整了,于是又能平安无事。”

“我得承认我很幸运有过崩溃的经验,因为那次的痛苦使我发现思想的力量竟然比其他的力量都大得多。一旦我真正体会到这一点,我就治愈了内心的顽疾,而且永不再犯。”

“我现在深信,我们由人生体会到心灵的平安与喜乐,不是因为我们身在何处,或在做什么,或我们是谁,完全是由我们的心理态度所决定。外在的环境实在作用有限。”

史考特是第一个抵达南极的英国人,他们探险的回程几乎是人类所经历到的最严酷的考验。他们断了粮,燃料也没有了。他们寸步难行,吹过极地的狂风已肆虐了十一个昼夜,风力强大到可以切断南极冰崖。史考特一队人知道自己已不可能再活着回去,他们原先准备了一些鸦片以应付这种形势。因为一剂鸦片便可以叫大家躺下,进入梦乡,不再苏醒。可是他们没有这么做,反而是在欢唱中去世。我们之所以知道,是因为八个月后,一支搜索队找到了他们,并从他们冰冻的遗体中发现了一封告别信,信上是这么写的:“如果我们拥有勇气与平静的思想,我们就能坐在自己棺木上还能欣赏风景,在饥寒交迫时还能纵情欢唱。”

失明的弥尔顿在三百年前就发现了同样的真理:“心灵,是它自己的殿堂:它可成为地狱中的天堂,也可成为天堂中的地狱。”

拿破仑与海伦·凯勒都是弥尔顿的最佳诠释者。集荣耀、权力、富贵于一身的拿破仑有一次说道:“在我的生命中,找不到一天快乐的日子。”而既聋又哑的海伦·凯勒却说:“我发现人生是如此美妙!”

威廉-詹姆斯是实用心理学的顶尖大师,他曾有过这样的描述:“行动似乎在跟着感觉走,其实行动与感觉是并行的,大多都以意志控制行动,也就能间接控制感觉。也就是说,我们虽然不能一下决心就立即改变情绪,但是我们确实可以做到改变行动。当我们改变行动时就自动改变感觉。如果你不开心,那么,能使自己开心的唯一办法就是开心地坐直身体,并装作很开心的样子说话及行动。”

这简单的小魔法真有效吗?你自己去试试看吧!先在你的脸上堆起一个真正的微笑,放松肩膀,平缓的深吸一口气,再唱首歌。如果不会唱,就吹口哨,不会吹口哨的,轻声哼哼也行。很快的,你就会明白威廉·詹姆斯的意思——如果你的行为散发的是快乐,就不可能在心理上保持忧郁。

我认识一位加州女士,如果知道这个小秘密,24小时内就能清除她心中的困扰。她是位寡妇——我承认这实在很悲哀。她是否能做出快乐的样子呢?

当然没有,如果你向她问好,她会说:“呃,我还好啊”——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及声音都表示:“噢!老天哪!你看我这人多么倒霉啊!”她几乎在责备你在她面前太快乐了。其实,比她不幸的妇女还多得很,她丈夫遗留给她的保险金足够她过一辈子,她已成家的子女也给了她一个家。但是我很少看到她笑,她抱怨她的3位女婿小气自私——虽然她每次都在他们家里住上好几个月。她又埋怨女儿从来不送她礼物——虽然她把钱守得死紧,她坚持“为了我自己养老!”

她实在是自欺欺人。非如此不可吗?最遗憾的正是这一点——她完全可以把自己从不幸、痛苦的老妇改变为家中受尊敬爱戴的慈祥长者——只要她愿意改变。所有这些改变只要从一个行动开始,就是做出开心的样子,做出可以付出一点爱心的样子——而不是徘徊在自己痛苦的深渊中。

殷格乐先生因为发现了这个秘密而能活到今天。殷格乐先生十年前得了猩红热,康复后却发现自己并发有肾炎。他遍访各地名医,偏方也都试过,但却都医治不好。不久,他的血压也升了上去。他去看医生,医生告诉他,他的病情很危险,让他最好先安排好后事。

他说:“我回到家,查了我的保险都还有效,我便陷入了消沉。我把每个人都弄得不痛快。我们全家一片愁云惨雾,我陷入其中不能自拔。过了一个礼拜自怨自艾的日子后,我对自己说:‘你简直像个傻瓜!你可能一年内都死不了,为什么不让眼前的日子好过点呢?’”

“我于是放松紧绷的肌肉,面带微笑,做出一切正常的模样。我得承认,开始都是装出来的——不过我一直在强迫自己开心,结果不但对我的家人有益,更帮助了我自己。首先我发现,我开始感觉好些了——简直像假装的一样好,情况越来越好,直到今天——过了我的死期好多个月,我不但开心、健康地活着,连血压也降了下来!我能确定的是:如果我一直让‘快死了’的想法萦绕心中,医生的预测一定不会错的。相反的,我让自己的身体有机会自愈,完全是因为我的态度改变了。”

让我问你一个问题:“如果只要想得开心积极,就能救回这个人的生命,我们何必还要为一点芝麻小事去操心呢?如果只要装作开心就能创造快乐,又何必让自己及周围的人难过呢?”

这就是获得平安与快乐的第一个法则:

选择正确的思想。

  • 上一篇:孩子成绩不好的话,家长应该怎么鼓励?
  • 下一篇:遇到事情以后能释怀,你的人生才自在!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商务合作

    • 微信公众号
    • QQ交流1群
    • 手机版访问
    站内信 官方群 客服 二维码 返回顶部